香港警犬队领犬员和他的“亲人”

环境设备 阅读(1701)

新华通讯社香港10月11号来电 题:香港警犬队领犬员和他的“亲人”

新京报记者洪雪华 朱玉

香港警务处警犬队总公司里,有一块灰黑色的烈士陵园,那时为服现役期内过世的警犬开设的。

烈士陵园上嵌入着22块银白色正方形铜片,铜片上刻着每只警犬的姓名和生卒年。22只警犬中,年纪最少的2岁,较大 的十三岁。

烈士陵园后边,是一棵大榕树,树底下围住的草坪土壤层里,混杂着警犬们的玩家。

与这种警犬搭挡过的领犬员们常常到这一“警犬留念花苑”,大榕树叶片坠落在烈士陵园处时,她们便拿手轻轻地扫去落叶。

香港警犬队领犬员张仲然如今带著一只全名是Loeska的警犬。三年来,他均值每日有八个钟头跟警犬待在一起,分离最长的一次是7天。

变成香港警犬队领犬员以前,张仲然被问起那样一个难题:“爱狗吗?”

他曾养过一只狗,并一起生活了16年。两年前,那只狗过世,但张仲然坚持不懈为它做生日。2020年他买来一个白草莓蛋糕,生日蛋糕边上,是贴紧那只狗照片的白骨灰罐。

想变成香港警犬队领犬员,必须身体素质好、手和脚融洽,有充足的技术性操纵警犬,对狗有爱心。而对警犬的规定,能够浓缩成14个字:年青、身心健康、喜爱玩、不懒散、不害怕生疏。

17年,香港警犬队从西班牙选购了17只犬只,提前准备训炼成警犬,张仲然第一次看到警犬Loeska。“第一次见面,它就很亲密接触我。”二零一六年添加香港警犬队后,张仲然刚开始照料幼狗、病狗及其退伍警犬,对犬只现有一定的掌握,警犬队见张仲然和警犬Loeska交往和睦,便将她们构成搭挡。

但仅有根据历时16周的巡查犬基本功训练课程内容,才可以变成宣布的领犬员和警犬。课程内容刚开始前,警犬队给了张仲然2个半月的時间,让他与警犬Loeska增进感情。“拥有感情基础,训炼时才可以降低负伤,训炼实际效果也会更好。”即便 放假了,张仲论其常常跑到柴犬犬舍,手上拿着各种各样零食和小玩具。

第一次出门执行任务,对自然环境不了解的警犬Loeska出现异常激动,大街上的一个包装袋也可以造成它的留意。因此,张仲然常常向警犬队申请办理,带它回家了,体会生活起居。警犬Loeska归属于丹麦德牧犬,忠实友好,反映聪明,服从意识高且便于训炼。8个月后,它根据了冰毒搜察训炼课程内容,变成一只巡查及冰毒搜察犬。

香港警犬队创立于1949年,最开始的警犬以德国牧羊犬为主导,但在搜察冰毒与危险品时,必须应用史宾格犬或是金毛寻回犬。近些年,警犬队引入了丹麦德牧犬、罗威纳犬等犬品种。

每日任务愈来愈多,张仲论其培养一个习惯性:携带一袋零食和一个鲜红色急救箱。当警犬Loeska达到目标时,他会取出几片风干牛肉给它吃,而哪个鲜红色急救箱,基本上未用过。

在她们简洁明了的沟通交流语句中,有4个重要的英文英语单词:Sit、Down、Stand、Come。这4个英语词能够让警犬进行坐、蹲、站、走4个姿势,当张仲然喊出来在其中一个英语单词,警犬Loeska反应迅速,并下意识地仰头望着他。

张仲然很害羞,但在警犬眼前,他是个开朗又“烂漫”的人。

2020年8月12日是警犬Loeska的五岁生辰,张仲然买来二块新鲜牛肉,并插上焟烛,还为警犬戴上亲自制做的纸版老寿星帽。警犬Loeska喜爱往他的身上贴,张仲然说它是依靠的主要表现,他有时候会吐槽它像块“狗皮膏”。

香港警犬队总公司里有专业为警犬出示的柴犬犬舍,每个柴犬犬舍的大门口都标识着警犬的姓名,大约有四五平米。有的柴犬犬舍正中间种着大榕树,大榕树的枝条扩散开,为柴犬犬舍出示绿荫。

进行一天的工作中后,警犬返回柴犬犬舍歇息、进餐,常常有领犬员跑来寻找自己的警犬,拿着羽毛球等小玩具与他们玩乐。领犬员们对警犬的情感,便掩埋在这种平时的关爱中。

今年8月25日,在新界南总区警员总公司工作中的张仲然被告之有恐怖分子在香港荃湾街边游行示威、放火、毁坏公共基础设施,当场有很多手执武器装备的恐怖分子围攻警员。张仲然随后带著警犬坐上冲锋车,下车时前他很忐忑不安,“需不需要让Loeska下车时?它负伤该怎么办?”

车外早已是集聚的恐怖分子,张仲然冲入群体中解救被围堵的朋友。当日,他负伤前去医院门诊,五六个小时后再返回警察署时已经是深更半夜,提早回家的警犬Loeska见到他时便高兴地冲上去,在他的的身上蹭来蹭去。看见眼下开朗乱跳的狗,张仲然松了一口气,“多亏没让它下车时”。

“修例风波”中,为维护警犬,香港警犬队为警犬出示了吊带背心、防护眼镜、护耳塞等武器装备。现如今因新冠肺炎肺炎疫情,警犬队更为关心警犬的身心健康。

香港警犬队归属于香港香港特区政府警务处,警犬队现阶段约有140名领犬员、129只服现役警犬,承担巡查、犯毒和危险品搜察等每日任务。

张仲然带著警犬巡查时,经常出现群众要求合影照片,还会继续听见一些暖心的话语,“阿Sir给油!”

“有群众见到警犬后,会积极跟大家问好。”训练场地的翠绿色草坪上,张仲然张开双臂,50厘米外的警犬Loeska瞧见往前飞奔,纵身一跃扑向他。张仲然来到跳高架前,前一秒仍在喧闹的警犬瞧见在他身边蹲下去。张仲然向前小跑步,警犬Loeska从跳高架上快速弹跳而过。

香港警犬队距今几百只警犬退伍。为了更好地确保警犬的总数,警犬队会自主培养警犬,从异地选购犬只,也会接纳群众捐助的犬只或是从小动物组织挑选丢弃犬只。

2020年7月26日,“香港警员”官方网微博帐号公布了一则喜报:当新生命的诞生问世时,通常会叫人猝不及防。警犬Kira在那夜凌晨2时忽然生产,全部工作员都无休无止,10多钟头之后,几个小狗狗成功赶到警犬队大家族。

在警犬队这一大家族里,每只警犬幼狗都是有一个音标发音洪亮且简约的姓名,一般依照英语字母A到Z的次序。香港警犬队详细介绍,警犬一般服现役到8至九岁,每一年大概有十几只警犬退伍,在其中一些由于负伤或是得病而不可以一切正常工作中的警犬,也会被分配提前退伍。

绝大多数警犬退伍后,会被领犬员或是群众收养,警犬捐赠人和领犬员能够优先选择收养自身的退伍警犬。

“等Loeska退居二线那一天,我也带它回家了。”张仲然说。